清华同学宅家学习书桌大赏

发布日期:2021-02-23 11:12   来源:未知   阅读:

  到了清华之后发现宿舍桌子的形状和家里的差不多,无论是家里还是学校都延续了我处女座“强迫症”的特质,喜欢简洁的感觉,不希望在桌子上堆满东西,定期收拾并且断舍离能给我带来满满的幸福感,在疲倦奔波的生活中增添些许仪式感。

  桌子上还能发现去年乃至高中的痕迹。去年寒假熬夜复习的三大本GRE资料给人紧迫感,但台灯边的全套《蜡笔小新》又不断提醒着我适当地休息,返璞归真;印象里自从上了初中就再没用过的台式机,现在打开还能见到文件里许多童年的痕迹,匆匆打开旁边的笔记本电脑,希望毕设一切顺利;书架上还满满地堆着高中的复习资料,穿着校服刷题的日子仿佛就在昨日,再往下却看到初入清华园的全家合照。时光匆匆,转眼也到了毕业的日子,愿万事顺遂,岁月无悔!

  桌子有些乱,很多旧物品都堆在上面,为了拍像样的照片仔细整理了一番,于是又发现了许多有意思的东西。塞在角落里的储蓄罐,小时候的涂鸦,还有中学课上偷偷传的纸条。感受到时光在书桌上变得很慢,温柔的回忆都在这个角落沉淀下来。

  不能出门的日子着实有些单调,所幸手绘板和画笔颜料大都塞进行李箱带回了家,无聊时候涂涂抹抹,倒是能更深刻地体会到“生活着”的状态。桌面玻璃底下压着从小学到高中的毕业照片,有时画着画着便会盯着发呆,想起一些已经许久没有见过的朋友。

  设计课已经开始两周了。希望能早些回学校,也希望能继续好好设计,好好生活。

  疫情似乎真的让人每天在家过得昏天黑地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只有开学和各种DDL忠实地守候着日期不离不弃。

  尽管身后就是温暖被窝的诱惑,面对眼前DDL的威胁,只好毅然掏出一本日历开始新学期肝锅生活!

  搬了新家,一开始根本没有学习桌,大年初五我才把书桌搬到新家。桌面上的电脑和书都是上学期宿舍封楼前托室友帮我邮寄回家的。

  小喵penny是朋友过年时寄养在我家的,突然出现的新成员作为一个资深的陪学喵(捣乱喵),伴我天天工作学习。偶尔它会故意踩着我键盘,或者隔着屏幕从后面拿小爪突袭我。这种乐趣估计也只有在家里才能享受到~

  从小学三年级算起,这书桌也有十来个年头了叭。有很多旧玩意,也有很多新主人。

  台灯下的皮卡丘,是高考后从日本带回的扭蛋;2020小王子日程本,却是近五六十天里的新年plan叭。书桌是白色的,因为怕小时候的我弄脏,遂铺上了透明的塑料垫,底下倒是压了些私藏的collections,从毕业合影到活动门票,还有无用的学生卡和某个时间点上写着电话号码的小纸条。倒也奇怪,曾经用以抵御时间的塑料垫,十分之一个世纪过去,却成了时间的承载本身。

  其余的,除了最后一个六一的狗狗玩偶和高中以来一直陪伴身边的nano,大多是书桌的新朋友了。右上角母亲的绿植,似乎是人在北京时,房间里唯一的生命。电脑屏幕里打开的,是早晨刚收到的新的学生节甘特图,不知道即将离开明理文艺的这一年,能否再留下一份“文艺毕设”呢?线上开课第二周,终于又拾起许久不用的滴眼液。原本预计十一天的寒假,只带回一本薄薄的国私,聊以慰藉;突然居家三两月,快递封禁,无比感激iPad与互联网世界的天使之恩:)

  高中时搬了新家,也从高中开始住校,桌子也因此显得有些空荡,留着的都是从小用到大,如今也舍不得扔的东西。

  笔筒和表都是小学时候的玩意了:笔筒里面藏过给喜欢的女孩写的却没送出去的小字条;轮胎样式的表都不走字了,也从未想过要扔。高中的饭卡里面可能还有几十块钱吧,哪天说不定还能穿上校服装作高中生回母校吃一顿东餐厅的盖饭,同样的舍不得扔,先当作尺子画光路图吧。喜欢把桌子布置成老样子,放着老东西,因为熟悉才最让人温暖。

  还有一些和大学朋友们的合照,小时候最讨厌的就是照相,现在却总想把这些瞬间都记录下来,时刻看着。快快好起来吧,想回学校好好学学这学不会的专业课,也见见照片里的朋友们。

  露露手办、Sailor彩墨和百香果水,加上电脑桌面的FF14LOLOWSteam给人以一种桌主精致悠闲的假象;然而双屏直播的在线课程、Adobe全家桶和令人密恐的拉片作业,暴露了桌主是苦苦挣扎的卑微“新闻民工”的事实。

  “熬夜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大家这样说道。如果你每天每天兢兢业业拉片一小时,一个礼拜后,你就会发现自己终于……拉到了影片的第六分钟:)

  蒙特利马牛轧糖口感比一般牛轧糖松软咬下来的时候会掉下细碎的奶渣偏甜坚果很大颗 // 金大洲金针菇和素毛肚非常好吃金针菇爽脆素毛肚Q弹都很入味微酸香辣推荐甜的吃齁之后调节一下 // 可乐软糖我就不赘述什么味道了但是这个外面撒了白白的酸酸粉很好的中和了里面的甜避免太过甜腻外面的酸酸粉真的深得我心 // 鸭肫也非常好吃肉非常大一个很入味结实有弹性// 巧克力里面是液态的芒果酱外面厚实脆脆的黑巧咬开一口却是浓郁的芒果芬芳非常惊艳 // 白巧克力饼干棒类似pocky但是涂料更厚一些在咀嚼的时候外面的白巧会融入里面的饼干渣超好吃。

  搬新家以后老爸老妈没有给我预留学习的书桌,估计,没想到我假期回来要上课,所以只能拿小桌子凑合一下!

  觉得线上授课的效率甚至要比在学校更高一点,即使舒服的床就在身后也基本不会打瞌睡。唯一比较苦恼的就是当时回家想着待不了几天所以护肤品带的很少,现在已经快要山穷水尽了!

  老家缺少书桌,索性把空着的餐桌拿来改造。宽大桌面带来更多存放的空间,每日的学习娱乐也因此多汇集于此。

  在老家学习有“3难”:一是熙攘人声与电视音效的遥相呼应,让耳机成为我的必备品;二是随手可及的零食饮料,让难以出门运动的我体重更上一层楼,果壳盒和垃圾桶也因此常伴身边;三是没有断电担心的switch与电脑,让我在最后一局和再来一局之间反复横跳。

  我喜欢桌面空空的感觉,当下用不到的全部收纳起来,只放固定的几样东西在桌面上。

  左下角的非洲菊是新来的。也许是三天前,家里突然多了五十多朵,它们散着没包装,有细长而光溜溜的茎。修剪、搭配颜色,我和妈妈用它们装满了家里的所有花瓶。爸爸说,花是遛弯时在小区门口遇到的陌生人送的,一起送来的还有一颗卷心菜。“我再回去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谢谢奇妙的陌生人。

  电脑支架是线上开课之后买的,每天低头盯电脑近八九小时,我的颈椎有些吃不消了。星星瓶子和星星是老朋友了。许愿瓶是高中朋友送的,据那个人说我放进去的愿望都能实现。星星是初中中考前和朋友们一起折的,同时折的还有能跳很远的青蛙。

  这其中最老最老的老朋友是妈妈的果盘,里面是她永远念叨“你需要多补补”的维生素。

  从二月初开始,清华联合微博平台进行了云上学堂系列课程的直播,于是我成为了一个需要使用两台电脑的直播民工(…)。家里的桌子空间有些不够,所以征用了梳妆台来摆放设备,假期也因这一活动变得忙碌且充实。

  即使暂时无法返回学校,但真切地感受到大家都在努力为了这一场疫情做一些什么。看到直播课被大家所关注所喜爱,也发现自己的简单工作有了价值。在家的时候常常有一些对生活的思考。或许正是在我们察觉到生活脆弱性的同时,也更能感受到个体的温暖力量。

  事情一多就喜欢把所有东西在桌面上摊开铺平,于是工作区从房间里的小桌子搬到了家里的餐桌上,没想到桌子大了也给了某些“主子”施展拳脚的空间……

  线上开学之后打算摩拳擦掌打算好好学习!粉色书包营造元气少女积极开工好心情;一厚沓参考书为写(mo)作(yu)打下扎实基础;B5活页Binder是计划狂魔的小助手,帮助打造井井有条的生活;当然,上述一切在有猫的情况下都不成立——因为“大橘为重”!猫猫走过来趴下了难道能把他推开吗?反正我从来狠不下心(._. )

  是绿团多年老粉,成团最开始的几张专辑一直放在书桌上,多少歌都百听不厌。喜欢他们歌词里的心气,构筑在专辑中的巧思,以及充斥在旋律与旋律之间的,对现实的敏锐捕捉。